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核电之家

第一核电互动平台
First nuclear power platform

[微信热议] 核能的未来——前途渺茫?

[复制链接]
核景 发表于 2018-7-11 10: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青少年核电站辐射监测联盟                                               



尽管核电站不会排放温室气体,它的发展前景依然不容乐观。宾夕法尼亚是美国能源开发的一大宝地,自1760年美国就开始在此开采煤矿(宾夕法尼亚有时被称作“煤矿之州”)。1859年埃德温德雷克钻了一口天然气井,也从此掀起了美国第一波开采天然气的狂潮。由于这口井下蕴藏着丰富的马西拉页岩,到现在为止,它已为美国提供了大量的天然气,其产量仅次于得克萨斯州。尽管较鲜为人知,宾夕法尼亚也是美国第二大核能源的产地(虽然三里岛核电站中一个反应堆因在1979年出现过一次小规模核事故,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却让数百万人陷入恐慌之中)。如今宾夕法尼亚再次成为能源产业变革的中心,而三里岛也成为改革的重点。由于近年来人们从马西拉页岩中开采出了丰富的天然气,从而极大的降低了电力的价格,所以在美国部分地区核能的运营也是举步维艰。三里岛核电站的一号反应堆是许多为生存而苦苦挣扎的反应堆之一,而这次它面对的困难不再是安全问题,而是费用问题。在2011年的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核能产业已经受到严重冲击,而今美国和欧洲商品价格的持续下跌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美国的页岩气能源革命、欧洲市场日益增长的可再生能源的供给和日益萎缩的电力需求极大地降低了电力的批发价格。这一切让美国许多核电站入不敷出,导致它们的运营商做出关闭核电站的决定。有悖常理的是,当世界各国都在努力地减少碳排放时,关闭核电站反而增加了石化燃料的使用。增加可再生能源并没有解决问题:在无风的天气和阴雨的日子里,只有核能依然能够为人类提供低碳、可靠的“基载”电力。核能产业的处境也并非前景暗淡。中国计划在2020年前将其核能的生产能力翻三倍左右,而且其他新兴市场也正在建设新的核电站。但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日本除了2座停运外,其余41座核电站仍在运营;德国正在逐步减少核能的使用;法国也有同样的意图。麦克施耐德(世界核能产业数据报告的作者之一)表明,全球正在运营的核电站数量从2010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前的431座减少为394座。

更多的关闭潮将随之而来,尤其是一些采用单一大型中央控制棒的老式核反应堆,因为它们需要大量的人力来维持运营,而产电量却不尽人意。在美国,大部分核电站位于对电力市场没有管制的地区,比如东北部和中西部地区。在这些市场中,核能的运营商必须力争提供最便宜的电力来与销售其他能源的对手竞争。在如乔治亚等对电力市场管制严格的南方地区中,因电价能够维持在成本之上,那些核电站运营情况则较为乐观。在此情况下,田纳西州的瓦茨巴核电站在今年10月22日成为美国20年来的第一座获许新建的核设施。(同样,英国在建的欣克利角C核电站的运营商计划将生产的电力以稳定的高价出售。)在价格更为自由的市场中,核电站的运营商就更难获利,对于他们而言,重新建设核电站之路也是风险重重。爱克斯龙核电公司位于芝加哥,是美国最大的核电运营商,它宣称其所拥有的14座核电站中,有五座核电站(包括三里岛一号反应堆)的运营因为经济因素变得岌岌可危。爱克斯龙的员工大卫布朗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人们问我们为什么还让三里岛核电站的一号反应堆维持运营。但假如天然气的价格没有这么低,我们就会赚到钱。”位于新奥尔良的爱克斯龙的竞争对手安特吉公司在同年10月13日称,其将停运位于马萨诸塞州的皮葛林核电站,其中部分原因是由于其成本高于这个州的电价,目前已达到50美元/兆瓦时,而在该州的电费仅为45美元/兆瓦时。截止经济学人发表本文时,安特吉公司预计会做出决定是否停运第3座位于纽约州的费茨帕特里克核电站。安特吉公司于12月关闭了一座位于佛蒙特州的核电站,也是美国近两年来关闭的第四座核电站。核能源研究所发表声明,一座核电站去年的发电成本为2.40美分/千瓦时。虽然这个价格还是低于天然气或燃煤发电的价格,但是每座核电站平均成本又有所不同。其中效率最低的核电站所需的运营费用比使用天然气或燃煤发电都要高。因为核电大部分的开销主要都用于当初核反应堆的建设,而运营费用差距的不断缩小对核电产业十分不利。与此同时美国天然气的价格仍在骤降。

在欧洲,当发电供应不受限制时,煤油和天然气的价格也会下降,从而也降低了电价。来自一家名为CF Partners金融研究机构的员工罗兰德费特尔表示,在德国和北欧部分地区,可再生能源使用的增长也降低了电力批发价格。他的观点也从其他方面得到了证实:当电力价格较低时,风力发电站和太阳能发电站赚的钱比核电站要多。

因此,瑞典的核电产业陷入了危机。自从1969年来,位于瓦尔贝里镇西侧的灵哈尔斯核电站就是北海入海口的一道美景。似乎是在为核电产业做宣传,灵哈尔斯核电站周边经常能看到当地人的船只和各种鱼类,而前来核电站信息中心参观的游客们也能观赏到里面陈设的庸俗风格的艺术品。这座核电站是该地区最大的雇主,共拥有16oo名员工。尽管如此,其最大的国有股东瑞典大瀑布电力公司在10月15日表示,在该核电站中服役时间最长的两个核反应堆将分别于2019年和2020年退役。就在同一周,德国意昂集团也宣布将关闭位于瑞典波罗的海的奥斯卡港核电站中两个服役时间最长的反应堆。费特尔先生表示瑞典的电力价格有时会低于核电站的运营成本。此外,一个激进派政府,包括反核能环保组织也增加了核电站运营所需缴纳的额外税费。费特尔先生说:“这些核电站正面临着运营成本增加而利润减少的问题。”太平洋两岸核电站的关闭在数年来一直谈论以大规模和低碳能源为优势、具备核能复兴前景的核电产业中掀起了一场风波。从这一点也可看出,西方政府对核电发展的态度十分含糊,宁愿用可再生能源代替核能,也不愿意对碳排放严加管制,加重对排放燃油废气的惩罚力度,来促进核能的发展。众多核电站的关闭也突出了许多为反对军事与民间使用原子能而成立的非政府环保组织在这场关于核能辩论中的影响力。许多这样的组织现在仍将核能视为加剧温室效应的一大因素。它们最大的成功在德国,一个正忙于放弃核能改用可再生能源的国家,德国把这个过程称为“能源转型”。四年前,德国宣布将在2022年前关闭其拥有的全部17座核电站;现其已关闭了九座。而在欧洲使用核能最多的法国也在今年七月通过了一项提议:在十年内将核能在全国总供电量中的份额从75%降到50%。德国和法国都承诺用以风能和太阳能为主的可再生能源来弥补核电减少带来的用电缺口。虽然许多核电站已被关闭,但是它们的承诺仍未兑现。德国核电站的产电量曾经占全国总量的20%。当德国开始关闭核电站时,燃煤发电量占全国总量的百分比有所提高,从而导致了碳排放量的增加。瑞典政府宣布,发电量曾占全国“基载”电量50%的核电站将会被以风能为主的可再生能源代替(但不会新建更多的水力发电站)。但是前任瑞典能源市场视察员伊冯福德瑞克森认为这是个“停留在80年代的幼稚想法”。在美国也有同样的情况,如何填补电力短缺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电网运营商们担心由于天然气储量与输管道数量的不足,他们对天然气发电的依靠会导致停电现象,并使电力的最高价格产生大幅的波动,(特别是在恶劣的气候条件下)。在2014年“极地漩涡”风暴袭击美国东部地区气温最低的一天里,美国最大的电网运营商,位于宾夕法尼亚的PJM公司的发电总量比平时低了22%。为了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有些运营商(如PJM公司)为在用电高峰期仍能保持正常供电,特地为核电站购买了保险,这也给了核电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爱克斯龙公司表示多亏了这些数额巨大的预付款,关闭伊利诺伊州两座核电站的决定才得以被推迟。受到了这些“用电瓶颈”的鼓舞,核电产业希望奥巴马为缩减美国碳排放于今年夏天推出的“清洁核能源计划”能够增强公众和政府对核能价值的认可度。而事实上,核能产业不太可能从中获利。一个核能机构(也是一家游说团体)指出,该计划对花大价钱更新许可证,以保证其在未来40年能够继续运营的核电公司来说没有益处。一份来自名为“Third Way”的研究气候的非政府组织的报告预计,即使美国境内的一百余座核反应堆均被授权运行至60年(目前70余座核反应堆已被授权),碳排放仍会因电力对天然气需求的增大而上升。该组织指出,如果美国大批核电站同时退役,减少碳排放的计划将不可能实现。关闭核电站的计划同时也带来了一个更令人头疼的问题:这些核电站退役后的处置问题。核电公司为解决它投入了大量资金,但由于美国和欧洲国家都没有找到存放核废料的合适地点,这个问题显得更具挑战性。许多像这样的不确定性提高了建设新核电站所需的高昂成本。这也说明了政府通过制定能源政策来确保现有核反应堆继续运营的重要性:核能能够提供可靠的低碳能源,而令核电站退役可能出现的安全问题的几率与令其继续运营可能带来的风险相当。然而,西方政府却通过支持其它能源的发展或提高核电公司的税费来阻止核电站的继续运营。这意味着西方国家的核电产业将继续衰落。在发达国家,超过四分之三核电站的服役期都已超过25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被关闭的核电站数量将会持续增加。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推介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