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彻底看清欧美第三代压水堆百万千瓦级核电项目“庐山”真面目

[复制链接]
护湖少侠 发表于 2017-3-4 21:3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人彻底看清欧美第三代压水堆百万千瓦级核电项目“庐山”真面目(值压水堆全球商转60年之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21c1260102wyv7.html

2017年第一季度,美国两党议员共同联署的“支持非传统核电技术”法案在众议院获得立法通过,这意味着美国将迈开大步走向“第二核纪元”民用核能新的历史征程。该法案经过总统特朗普签署后,将改变政府监管核能发电的方式,推动先进的非传统反应堆技术的应用。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赶旧人!“第一核纪元”民用核能那些里程碑式的第三代压水堆百万千瓦级核电项目,也随之即将迅速陨落!



1939年8月2日,爱因斯坦写信给罗斯福总统建议美国务必抢在法西斯德国之前制造出原子弹。后来,当原子弹真的从潘多拉魔盒里跳出来后,爱因斯坦陷入了巨大的后悔与痛苦之中。



1939年10月11日,总统经济顾问萨克斯终于得到了亲自向罗斯福总统递呈这封信的机会。爱因斯坦这封信已经在他手里压了将近10个星期。萨克斯两次觐见总统,告知对方(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爵士的结论)——他将法国皇帝拿破仑否决美国发明家福尔顿蒸汽机舰艇建议而使英国得到幸免的历史案例和盘托出。经济顾问萨克斯的话提醒了总统,罗斯福与萨克斯共同品尝了一瓶拿破仑时代的法国白兰地,随后说了一句:“阿列克塞,你有把握不让纳粹分子把我们炸掉,是吗?”萨克斯回答说:“是这样。”然后总统就把自己的随员沃特逊将军叫来,指着萨克斯带来的爱因斯坦信件说:“帕阿(沃特逊的绰号),对此事要立即采取行动!”经过全盘考虑,罗斯福总统以4亿美元预算,启动了“曼哈顿工程”。到1945年为止,曼哈顿工程实际已耗资20亿美元,并一度消耗着美国1/4的电力资源。1946年1月24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第一个决议——它的主要关注点:和平使用原子能和消除原子能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从1945年至今,人类大约制造了13万枚核弹。1991年7月31日,美国总统老布什和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签订“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 Ⅰ)。五个月后苏联解体,前苏联国家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乌克兰和美国依然信守 START Ⅰ。该条约于2009年12月5日完成阶段任务,到期失效。2010年4月8日由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俄国总统梅德韦杰夫在捷克首都布拉格成功改签“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故又称“布拉格条约”。该条约规定,美俄需将核子弹头数量各限制在1,550枚以下,比2002年旧约的上限减少约30%;并将导弹发射架和轰炸机数量减少到800架,将导弹发射器裁减一半,并建立新的裁武监督机构。



第一核纪元,从1939年8月2日起,到1991年7月31日结束,其标志就是美国与前“苏联”在1991年7月31日签订的“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 Ⅰ)——从那时起,核能源的利用状态就从全局决策渐渐转向限制核武器技术。美国和俄罗斯现在仍有26000多件能够即时发射的核武器,而且美国也颁布了一项政策,其中规定,在对抗特定的安全威胁时,国家(指美国)允许一些小型核炸弹做武器使用。



“军工复合体”,“西屋电气”是其一个代表性企业。上个世纪“西屋电气”属于摩根同盟。1929年—1933年担任美国前海军部长的查尔斯·弗朗西斯·亚当斯三世(1866~1954),是约翰·昆西·亚当斯的曾孙,约翰·亚当斯总统的玄孙。值得一提的是,他是大名鼎鼎的摩根家族中哈里·摩根的岳父。查尔斯·弗朗西斯·亚当斯四世1948年成为雷神公司总裁,1960年成为雷神公司董事长,执掌雷神公司长达20余年。可见美国不少的“军工复合体”,与“美国历史上的第一王朝”亚当斯家族等政治豪门交集颇深。BBC著名主持人帕克斯曼在其专著《政治动物》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在英美,政治上成功的第一法则是选好父母。亚当斯、汉密尔顿、塔夫脱、哈里森、罗斯福、肯尼迪、洛克菲勒,这些大名鼎鼎的姓氏贯穿于美国200年历史中。罗斯福家族在美国有超过300年的历史,传统地盘在纽约。在纽约建立之初,从美国的曼哈顿第22大街到第46大街,从第5大道到哈德逊河的地产大部分都是“罗斯福家族”的物业。他们现在的传统“主场”,除了马萨诸塞州之外,还在马里兰和加利福尼亚等州。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布什家族上演了一幕幕政治传奇,它造就了一位参议员、两位州长和两位总统,成为美国最显赫的政治王朝。布什家族的下一代也热衷拓展家族政治版图。塞缪尔·P·布什1894年娶了出生于利文斯通家族的佛洛拉.谢尔登(利文斯通是美国《独立宣言》的签署人之一),他促成了购买路易斯安那州的交易并使得美国版图一下子就扩大了一倍。塞缪尔·P·布什还曾任胡佛总统的顾问、以及全美招商协会的会长。1946年,布什家族成功抵制了一年多以前联合国要在格林威治市建立会议大厦的决议,联合国因此搬到了纽约市,那里才是罗斯福家族的地盘。广泛联姻的布什家族竟与美国历史上14位总统和一位副总统有血亲关系。普雷斯科特·布什先经商后从政,任联邦参议员多年,结识了艾森豪威尔总统,为后辈从政打下了基础。乔治·布什在里根政府时期连任两届副总统,1989年当上美国总统。小布什从耶鲁大学毕业后,进入石油业发展,后来担任得克萨斯州州长,连任两届美国总统。


200多年前的《独立宣言》称人人生而平等。但在制度运转中,迄今为止的44位总统居然有两对父子、一对祖孙、一对堂兄弟。进一步统计发现:24位总统起码和另外一名总统有亲戚关系,而且其中只有两位是通过婚姻找到政治大树的,其余22位是含着政治金钥匙出生,占总数的51%。有30位有政治背景,其中20位是政治人物的儿子,2位是政治人物的侄子或孙子。只有不到1/3的总统没有家族政治背景。也就是说,大多数美国总统是靠着家族的背景起家的。总统如此,州长更是门阀丛生。数据统计显示,美国自建国以来,出现过300多个门阀,在这些门阀的合纵连衡、兴旺衰落中,普通大众渐渐沦为美国民主游戏规则的看客。



国际核能政治也是这样,社会民众其实都只是作作秀。美国从“和平核能”始作俑者的艾森豪威尔总统到1950年代以来布什家族开启“总统模式”,共和党当政,以独立于联合国之外的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为推手在全球大搞“核电大跃进”,舰船核动力压水堆“喷薄而出”,转身上岸成为陆基核动力用于民用核电项目。对压水堆核安全十分警惕的美国核能奠基人温伯格博士,花费一辈子来反对压水堆,根本掀不起浪!共和党主政时期,温伯格博士本人也长期受到不公正的打压。全球社会公众也就如雾里看花,对压水堆在设计原理方面就存在极大安全隐患所知寥寥,而广大的核能工程师也往往不明就里,还自以为压水堆核电项目就是无比高尚的光辉事业!当前全球超过60个国家被第三代压水堆百万千瓦巨无霸核电机组项目的“世纪光环”所蒙骗!



全球95%以上民用核设施在远洋海军(蓝色海军)舰船导弹1000公里射程范围之内。1946年1月24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第一个决议——它的主要关注点:和平使用原子能和消除原子能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国际战事一起,民用核设施本身就立马沦为“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独立于联合国之外的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其当初用意也许就在于此!



1951年,美国国会终于通过了制造第一艘核潜艇的决议。第一艘核潜艇“鹦鹉螺”号核潜艇于1952年6月开工制造。1953年,艾森豪威尔总统上台后,提出了“原子能为和平服务”的口号,以展示核能造福人类的另一面,他甚至宣称,“核能将会便宜得无法计量”。随后,美国“军工复合体”企业——“西屋电气”将一座被取消建造计划的核动力航母的堆芯搬移“上岸”,美其名曰“民用核能”,这就是希平港Shippingport压水堆核电站(1957年12月投产)的由来,其堆芯依旧采用的是U-235达93%的高富集度燃料。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也于1957年正式成立。早在1961年,艾森豪威尔总统在其著名的“告别演说”中,不得不告诫美国民众警惕“军工复合体”这头“怪兽”带来的危害。21世纪以来,第三代压水堆百万千瓦级核电项目实际上却已成为史上最昂贵的商业发电方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护湖少侠 发表于 2017-3-4 21: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20世纪中期,人类控制原子的时代,物理学极大成功的时代,人们骨子里透着的自信,这种自信后来被“军工复合体”所利用,以致造成后果极为深重的社会灾难。1942年12月2日费米Fermi博士首次实现人工链式反应。艾尔文.温伯格博士是尤金·魏格纳的一位杰出的助手——主持(第一座大功率水冷反应堆)汉福特反应堆(“曼哈顿工程”用于生产原子弹的原料Pu),也曾与尤金·魏格纳一同获得195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1953年,美国确定LWR、PWR和BWR作为主要技术路线,最终PWR(压水堆)一统天下。此后,“细雾淀汽”将PWR(压水堆)军用核潜艇技术移植到民用核电技术——西平港核电站,1961年又建成世界上第一座商用压水堆核电站(燃料为低浓铀)。压水堆核电厂因其功率密度高、结构紧凑、安全易控、技术成熟、造价和发电成本相对较低等特点,成为目前国际上最广泛采用的商用核电堆型,占轻水堆核电机组总数的3/4,占全球核电站总数的2/3——随法国经验走向世界。“细雾淀汽”占领了世界一半以上的民用核电市场,独占鳌头。“细雾淀汽”携西平港核电之光芒,而率先成为全球领先的核电技术服务提供商和环保服务巨头,当今全球近50%、美国近60%正在运行的商业核电站均采用了“细雾淀汽”的压水堆核电技术。应该说,“细雾淀汽”在其置身60多年的压水堆全球发展迷局中,也慢慢意识到了压水堆的历史局限性。“细雾淀汽”已经锁定“四代堆”技术——铅冷快堆 LFR电站并欲将LFR商业化。 自2015年起,“细雾淀汽”(Westinghouse)首次进军第四代反应堆设计并寻求与美国能源部(DOE)合作研发铅冷快堆(LFR)——在2035年前得到示范。

20世纪80年代,压水堆被公认为是技术最成熟,运行安全、经济实用的堆型。20世纪90年代,美国和欧洲核电先进国家对今后建设的核电厂的安全、技术、经济性确定了一系列具体的奋斗目标。法、德合作开发的欧洲动力堆EPR第三代压水堆。EPR提出在未来压水堆设计中采用共同的安全方法,通过降低堆芯熔化和严重事故概率和提高安全壳能力来提高安全性,从放射性保护、废物处理、维修改进、减少人为失误等方面根本改善运行条件。压水堆虽为当前主力堆型,但国际上普遍预期,“四代堆”在2030-2040年前后有可能具备商业化应用条件。

艾尔文.温伯格博士首创的“压水堆PWR”的理念诞生于1946年。他本人就是轻水堆核能开山鼻祖,可是他却最早反对轻水堆用于民用发电,反对轻水堆超大型化,更反对“核电大跃进”……他的“自传体”著作《第一核纪元》一书于1994年在美国出版(中文版1996年出版)。该书对上世纪末、新旧千年之交的“克林顿政府”核能政策影响巨大——大型核电项目包括压水堆(与轻水堆)的战略价值与经济价值相当有限。1999年3月,英国核燃料公司(简称BNFL)以11亿美元收购了当时光鲜打着“非能动安全革新理念”的“细雾淀汽”;1999年12月BNFL又以4.85亿美元收购了美国ABB-CE公司,将二者合并为自己的子公司。“细雾淀汽”由此变为英国公司的子公司。温伯格博士于2006年10月18日去世。也就在这一年的2月6日,英国核燃料公司(BNFL)首席执行官Mike Parker与押宝核能的日本东至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西田厚聪在英国伦敦多尔切斯特酒店签署了有关转让细雾淀汽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产权的合同,合同总价值为54亿美元,合同约定保留了“细雾淀汽”高层的独立经营权。“细雾淀汽”希望以非能动安全的“先进”,抢占核电市场制高点,实现世界核电市场的垄断,上世纪末的AP600 ,一台未建;改为发展AP1000后一些重要试验验证未做,科学可行性未验证,一台机组未建成,就按商用规模,跳跃式建设8台。“东至-西屋”在不具备条件下,靠“忽悠”开路,靠“跳跃式”推进,侥幸冒险闯关,幻想能重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核电大跃进”那种历史辉煌岁月,但世易时移,(2006—2016)10年间 “细雾淀汽”已花空数百亿美元,深陷第三代压水堆核电业务泥潭而风光不再.......

被认为世界核电“主流”的机型,如由“东至-西屋”母子联盟推出的AP1000,由法国“EDF-Areva”兄弟联盟推出的EPR,由于其成本高和核心关键技术不过关,市场经营困难,长期积累,双双遭遇财务危机,陷入金融深渊。2017年2月14日“东至”董事长志贺重范辞职;“细雾淀汽”总裁丹尼·罗德里克被免职。“东至”已宣布,决定退出世界核电建设市场,标志了AP1000退出世界核电市场的开始。

回顾全球压水堆60年商转历史(美国西平港核电站 1957年12月投运):

2016年底美国不到100座核电机组在运转,其中只有10%左右处于经济可行状态,绝大多数核电站正处于危机之中——正处在风雨飘渺般的经济悬崖之中。2017年春季美国国会推出的“先进核能法案”,意图挽回败局,但其发展重心已在“小型压水堆”以及非水堆型,第三代压水堆百万千瓦级核电项目很快就会被扔进历史垃圾堆!
“我们这次肯定要发大财了!”1965年,时任英国电力大臣的弗雷德•李(Fred Lee)高喊着这句话,启动了英国的商用核能计划——英国独特设计“改进型气冷反应堆(AGR)”粉墨登场,“大跃进综合征”无声息悄然落幕——专为运营核电站而成立的英国能源公司(British Energy)于2002年破产倒闭。1999年英国并购“细雾淀汽”,但也没有取得预想中的成效。2016年底,英国国内70%左右的发电装机容量以及相当高比例的城乡电网资产已被外国资本所控制。

压水堆致使法国电力公司亏损近400亿美元将步“英国电力工业”举国崩溃之后尘。法国是老牌核发电国家,老化的核反应堆以有58座,核电运行的善后费用180亿欧元,这点钱远远不够,法国环境部部长说:不包括拉哈谷核电站跟军用核电站,法国在现有的核电退役方面预计需要1500亿欧元,就算安全退役,核废料要放在哪里?
导致前“苏联”解体崩溃的主导因素之一,7级核泄露重大灾难历史性事件——1986年4月26日凌晨1点23分(UTC+3),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城市“普里皮亚季”邻近的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的第四号反应堆发生了爆炸。连续的爆炸引发了大火并散发出大量高能辐射物质到大气层中,这些辐射尘辐射线剂量是“二战”时期爆炸于广岛的原子弹的400倍以上。经济上,这场灾难总共损失大概两千亿美元(已计算通货膨胀),是近代历史中代价最“昂贵”的灾难事件。随着前“苏联”的政权崩溃与联盟解体,“第一核纪元”由此得以结束。前“苏联”在联合国与安理会的席位则改由俄罗斯继承。

1957年在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成立之初,台湾的执政当局以“中华民国”名义参加机构并成为“创始会员国”。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席次,成为常任理事国,蒋介石的代表(“中华民国”)被驱逐。1984年1月1日起,中国政府成为国际原子能机构正式成员国。中华民国诞生于1911年的“武昌首义”,却能在国际核能科学舞台上,派出的留学人员以及华人华侨海外学子在“民国思想”影响之下,成为一个个值得赞叹的“科学新星”,相继成为国际科学界的翘楚(包括荣获诺奖),如美国物理学会原会长吴健雄(曾参与“曼哈顿计划”)、王淦昌、赵忠尧、李政道、杨振宁、李远哲、丁肇中、崔琦、高锟.........所谓的“中华民国在台湾”,现有四个核电厂(争议不断的核四厂未投入商业运转就已被封存)——2011年之后推动“弃核”,寄希望2025年实现“无核家园”。台湾省,从地理环境上看地处孤岛,地震不断,台湾核电厂事故频发,危机四伏令人害怕。且岛内资源极其匮乏,能源对外依存度高达98%,能源危机正隐隐浮现。

由此可见,联合国大会第一个决议(1946年1月24日)“和平使用原子能和消除原子能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使得联合国安理会当初挂名的五个常任理事国均因“核电大跃进”而受害非浅——以“冷战”两极为首的美国与前苏联,两大阵营各自“核电大跃进”所产生(包括7级核泄露在内)社会灾难性后果高达数万亿美元。特别是日本福岛核电站(美系核能技术)与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前“苏联”核能技术)已失事的2座核电站(两起7级核泄露重大历史性悲剧事件)本身已沦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第三代压水堆百万千瓦级核电项目,在其技术产业化之路全球60年商转之际,也将随之迎来“土崩瓦解”的新局势!

我本人于2005年荣获首届中国民间环保十大优秀人物(北京.人民大会堂颁奖)。自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7级核泄露重大历史事件以来,我本人对全球民用核能做了7年调研与思考。全球核能创新方案万万千,真正能够实现技术产业化并获得环境经济良好收益的安全堆型少之又少,其中压水堆确实只适合小型化技术路线,见长于海洋动力——最主要是军事舰船核动力;超临界重水小堆适合布局在“水电强国”共同实现“水火共济”——将原煤用于SNG(煤制天然气),非常适合中国国情;微型铅冷快堆也适合采取“船式堆型”用于替代柴油发电机组。针对裂变核能,所有的民用供能与发电堆型均应以“军事舰船核动力”为参考,不应盲目追求“电网核电比”以及百万千瓦级巨无霸核电机组那种“大型化之路”,切忌再“上岸”需求发展——更不要再去吹嘘“内陆核电”了,即使在海岸地区也只能是以“船式堆型”为设计依据,方可杜绝因冷却事故而发生放射性物质外泄——从根本上保证固体核燃料与其“安全核能”的实施策略。
上世纪八十年代若干核电站刚刚临近建成即遭废弃,如菲律宾巴丹核电站(62万千瓦,1986年废弃)、美国纽约长岛肖汉姆(Shoreham)核电站(1984年建成即搁置/1994年完成退役)、美国华盛顿州格雷斯港县(Grays Harbor County)的埃尔玛(Elma)的萨特索普(Satsop)核电站(1983年因6100万美元预算缺口而搁浅),上述三座核电站合计浪费能源资金白白投入超过100亿美元。针对全球在建的十几座第三代压水堆,不论是AP1000 还是EPR,最好是赶紧搁置不用,可以作为电影拍摄基地以及城市公园发挥“余热”
百湖之友:“21世纪核能和平开发利用3.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21c1260102wxr9.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